1)从来不是自己残忍,是这黑暗地带如同深渊_强迫臣服(1v1,黑道,H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

  “阿妈,你怀了两个孩子,肚子会痛吗?”

  “不会痛的。”

  “梭沙是大哥,以后扛枪保护弟弟妹妹。”

  “好,他们会和梭沙哥哥一起长大。”

  小楼二层,远离一层是非之地,“歌舞升平”穿不透棕榈竹墙。屋内,硬板木床铺了六七层软厚的皮毛毯子,她乌发披肩,安稳倚靠竹木床头,温柔莞尔,望向守在自己床边的小梭沙。

  黝黑男孩一瞬不瞬凝望坐在床头的漂亮阿妈,又移向阿妈肚子,小手皲裂糙黑,不由自主地伸过去,新生命着实令人好奇。

  还未等摸到阿妈裙纱,一只大掌从后方猛地揪起梭沙衣领,小男孩脚下突地腾空,大手顺势回转,漆黑质朴的眸子正对男人愠怒俊面,他瑟瑟缩起肩膀,知道阿爸不喜欢自己过来闻阿妈的香味儿。

  “阿莽爸爸...”小梭沙被提在半空,垂头惧怕阿爸铁青的脸。

  “今天子弹打完了么?”男人俊眸冷睨,看向小梭沙急忙背后的小手,肃声训斥,“手磨不出茧子,以后也是金叁角扛不起枪的废物!”

  梭沙受阿爸的训,极力憋忍,抽噎两声道:“阿爸,枪...枪太硬了,我已经打完半梭了...”

  “出去,打不完不准吃饭!”霍莽厉声低斥,松开大掌,小梭沙踉踉跄跄掉落地面,长满血泡的手破皮流出脓水,痛得眼眶通红,却不敢在阿爸面前掉一滴眼泪。

  见状,蓝晚焦急掀起毯子离开木板床,连忙蹲下扶梭沙起来,美目注意到那双水泡破开出血的糙黑小手,既心疼又怜爱,这孩子才多大,竟已经开始训练射击,磨虎口枪茧了。

  她朝梭沙手心吹了口气,拂去小男孩十指连心的痛楚,回头望向杵在身后的高大男人,向他求情,“梭沙今天不练了,好吗?”

  男人沉着脸色俯眸看向妻子和儿子,一言不发,他的答案已不必多问。

  “阿妈...阿妈不和阿爸吵架,梭沙会打完再吃饭。”小男孩不愿他们因自己起争执,旋身跑出房门,单薄背影迅速消失于姑娘的视野之内。

  “梭沙还小,为了打枪,他手上的泡都破了,正长身体的年纪,你不让他吃饭。”蓝晚缓缓起身,美目抬起望向她的丈夫,艰涩出言。

  或许是因为怀了孕,看到他对孩子的严厉苛责,她只觉得难过,垂眸敛起长睫,音线微颤问:“要是你亲生的,也会这么对待吗?”

  她单臂捂住自己小腹,心口堵得憋闷,禁不住向后退了半步,这细微动作扎进男人眼底,他大掌捞过她细腰贴近自己,另只大掌虎口轻扼住她下巴抬起,看她柔润眸色里泛起的水光。

  “会!”霍莽不假思索的答,粗粝指腹抹去她眼梢水泽,口吻刚硬,“你肚子里的种也是金叁角的男人,靠老子给他们开路,那才叫废物。”

  “可梭沙还很

  请收藏:https://m.ssqie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