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第二百六十章 抓人_朱明画卷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朱明画卷无弹窗第二百六十章抓人

  眨眼之间半月过去,不觉又到莲花盛开的六月。

  这半个月,没有云,也没有风,只有头顶那方烈日高悬空中,使整个北平城笼罩在一片燠热的死寂里。这种死寂仿佛融入了北平的每一个角落,它让城中的人们变的奄奄一息,几乎每户人家都紧闭门户在家,他们像是在等待着什么,或许真是在等那一场平静太久后的雷鸣暴雨。

  而在这样流于表面的风平浪静之下,谁也不知彼此间真正在做些什么。

  不过在北平的燕王府里,这半月显然是它最紧张亦最忙碌的一段日子。

  每日里,朱棣演练兵后,又与众军师将领议事到深夜,至下榻入睡往往已是鸡鸣时分。

  这种时候,仪华也从不早睡,而是在寝宫侍人以为她睡下了,她却起身穿过寝宫直通后花园的密道,来到朱棣宣称在后花园养病的小院里等候。

  今夜一如此,她提一盏小纱灯,站在小院门檐下,等着朱棣回来。

  盛夏的夜晚星月璀璨,皎洁的月华透过院门前的百年老树洒下,在仪华纤细的身姿上摇碎一片点点银光。

  朱棣只身一人走到小院外数丈之遥,远远地,就看见那抹笼着一层薄光的身影。

  看着那抹光,那抹人影,朱棣面上的倦容似乎淡了,微抿着的唇间依稀也添了一丝笑容。他噙着这丝笑容,蓦地加快了脚步,片刻来到仪华身边,顺手接过小纱灯,揽着仪华的肩头,略低头道:“不是让你别等了,道衍大师也说了,你长时这样日夜颠倒吃不消。”

  仪华听出朱棣轻斥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愉悦,她抿唇一笑,仰起头,看着他,柔声询问道:“天热出汗,热水也备着的,先去沐浴可好?”

  朱棣低低反笑:“为夫可以说不洗吗?”

  仪华一时忽起玩心,推开揽着她的朱棣,沉下脸色睨视他道:“王爷认为呢?”流转的眸中却掩不住深深笑意。

  朱棣一愣,骤然朗声大笑:“娶了如此悍妇,为夫怎敢违逆?”

  夜深人静之时,陡然响起朱棣声如洪钟的笑声,显得格外清晰。

  仪华回头瞪了一眼兀自朗笑的男人,半句不理,径自走向备着热水的沐浴间。

  一时沐浴更衣后,两人身着白绸里衣,相依躺在窗下的横木炕上。

  时将入四更,仪华困意袭来,却奈何身后贴着一个炙烫的身躯,她再次拍下探入衣襟里的手掌,睁眼转身瞪向全无睡意的男人:“群敌环视,王爷还有心思寻乐?”

  朱棣闻言也不恼,反而一脸正色的反问仪华:“王妃可听过苦中作乐?本王这便是。”话音方落,人已翻身覆上,仪华只感耳后一阵酥麻,身子随之一软,再想出声说些什么,却已封在他的唇齿间。

  ……

  一室旖旎,二人正沉溺于缠绵之间,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慌

  请收藏:https://m.ssqie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