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第二百六十六章 唯一(下)_朱明画卷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朱明画卷无弹窗第二百六十六章唯一(下)

  北平城下南军发动了一次又一次进攻,而燕军将士的妻子也一次又一次向敌人投掷石块,终是抵挡住了南军攻势强劲的进攻。如此之下,当南军为此不得不停下进攻的时候,这批身穿护甲守卫城门的女人们,在风雪凛凛的城墙上呐喊欢呼。

  她们的声音是那样欢快而明亮,感染了北平城一城的百姓们。

  北平城的百姓纷纷打开了紧闭的门户,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,都不约而同地奔至九门各门之下,与城楼上守卫城门的妇人们,或是称之为女英雄的她们一起欢呼,一起呐喊。

  这一天,整个北平城不但被大雪覆盖,也被无尽的胜利喜悦所淹没。

  然而,李景隆十万大军并没有因为这一次的猝败而撤军;在三日后的一晚,当他们成功攻占了通州之后,又再次向北平九门发起了进攻。

  一时间,漆黑的寒冬深夜,战火烧了半边天,箭羽如蝗飞上城墙。

  “咻咻”地箭矢声,刀剑“铿铿”相抵声,男人的凄厉惨叫声,女人的尖锐惊呼声,响作一团。

  忽然,一道亮光划破夜空,一枚箭矢直直射来,对着仪华的红氅翻卷的后背。

  “母妃”一声断喝,朱高煦扑到全然不知的仪华。

  同一时,无数的箭雨飞来,母子二人的前面一名拿着石块的妇人来不及转身,微胖的身躯已霍然倒地。

  “不”仪华放声尖叫,手脚并用的爬到妇人面前,吃力的扶起妇人,泪如雨下:“你醒醒,不要……”

  妇人奄奄一息地倚在仪华臂间,费了半天的力气睁开眼睛,看见泪水连连的仪华,她扯了扯嘴角绽出一抹微笑,然后什么也没说,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“不――”仪华紧紧抱住妇人,不顾妇人身上的血渍乌迹,埋头痛哭。

  朱高煦跪在地上望天良久,低下头,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,犹显润润地湿意;他深吸了口气,以膝跪地上前,扶住情绪似要崩溃的仪华:“母妃,此地不宜久留,儿臣先让侍卫护送你下去。”

  久久地,仪华没有作回应,朱高煦焦急不已。

  蓦地,仪华站起,目光四望。

  城楼上杀戮无数,白雪覆盖的地上,鲜红的血迹到处可见,男人女人的尸体遍地。

  她发紫的双唇不受控制的颤抖,不知是因为触目所及的震动,还是寒冷地天气冻成这样。

  朱高煦被仪华面无表情地样子吓住,他记忆深处母亲总是温柔的向他笑,慢声细语地叫他“熙儿”,这是他最熟悉不过的母亲;可是此时此刻母亲赤红的双目,冷冰冰地神情,让他感到了一种难以言绘的害怕。

  “母妃别看了,儿臣带你下去”朱高煦一剑挡开射来的飞箭,上前一把紧紧抵拽住仪华。

  仪华仰头,借着熊熊燃烧的战火看向朱高煦,继而展颜

  请收藏:https://m.ssqie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